一味地盲目扩张,并非战争中的求生之路,而是一头扎进蜉蝣般速朽的命运。

出去还是回来,这是一个问题